郭德钢相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花二百钱买一小猪儿,吱吱喝水,嘎巴嘎巴吃豆,解墙头扔过去,吱的一声,你猜怎么着~~~死了!

  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饭菜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就跟倒土箱子里似的……。

  英语、日语、韩语、南斯拉夫语、北斯拉夫语、西斯拉夫语......会8国外国话,和八国联军对着骂街都不带重样的

  住的房子千疮百孔,一下雨算要了亲命了:外边小雨屋里中雨,外边大雨屋里暴雨,有时候雨实在太大了,全家人都上街上避雨去了。

  这得管饭,4菜一汤。尖椒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鱼香肉丝,拍黄瓜,米饭管够

  于谦这人,好啊,无论为人处事还是台上业务,说实在的啊,呸!……不是,刚才嘴里进来一小虫子啊……

  还有说大姑娘,走起路来环佩叮当,“得达~达达另达另另达~~~~~~~~~”

  说女人长得漂亮的时候就说:“那脸长得跟我的似的-比我这也就瘦一圈儿”“环配叮当”

  走着走着,诶,前边儿出一问号儿,刘备一蹦噔楞楞楞楞,诶~出一蘑菇,把蘑菇吃了,刘备长个儿了。还往前走,又有一个,一问号儿,一碰,出一朵花儿,吃完花儿,刘备一抬手,嘟嘟嘟嘟嘟嘟能打子弹!带翅儿那王八就来了

  桌上摆着四盘菜,打开第一个一看,呵!真好!老醋花生!打开第二个,更好了!老醋花生!第三个打开,花生,没醋第四个一看,一盘醋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抽假烟、喝假酒、看假球、听假唱.穿假名牌、戴假头套.天底下就王八是真的,还叫甲鱼。

  你那叫一个胖,坐的大圈椅子里,身上的肉就往椅子的空当儿里边塞,全塞满了,往起一站现往下拽椅子。

  师爷刚进门,总督一抬头,“呦,来了,我正要找你呢,今天我要和你商量一下国家大事”,师爷一听高兴了,大帅从来还没这样过呢,“请问大人,是什么大事啊”,“昨天吧,我又发明一氽儿”

  你的婚姻不幸啊!中年时候又结过两次婚,第一次那女的让人家本主领回去了;第二次那女的成了你徒弟媳妇了。

  说相声得卖力气,我这都出了汗了,您看人家(指于谦)就不出汗,人那汗都养着

  枪瓶雪碧,枪一打火机,到了广场上你就喊:我要修炼!

  她这个年龄,我这个岁数,有会说的不会听的,舌根底下压死人,跳进黄河洗不清,我得顾着——这个(脸面)!

  郭德刚:帝哥,我希望天下和平,天下百姓们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没有战争,行吗,嗯?

  上帝想了想,这难点儿,咱实话实说啊,我没那么大造性,真的真的,我也不跟你说别的,你换一样行吗?咱商量商量别的。

  我一摸身上带了一张李菁的相片,帝哥,你看看这个,这是我师兄弟——李菁,长得挺寒掺的,搞不上对象,你给他变漂亮点儿吧。

  郭德刚:哎,你怎么把相片撕了,啊?你不同意归不同意,撕了干吗,我还留着避邪呢!

  地上一个男人,天上就有一块表,对应着。好人的转的慢,坏人的转的快,李菁的那块儿呢?没在这儿,噢,在上帝那屋当电扇呢。

  现如今想要排电视这女演员都得跟男导演睡觉,我狠那(你狠什么呀),你们女演员都睡觉去了我们男演员怎么办那,女导演实在是太少啦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医院

  马瘦毛长蹄子肥,儿子偷爹不算贼。瞎大爷娶个瞎大奶奶,老俩口过了多半辈谁也没看见谁。

  好色风流,不是冤家不聚头。只为淫人妇,难保妻儿否,嬉戏眼前谋,孽满身后,报应从头,万恶淫为首,因此上媒色邪淫一笔勾。

  举目维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坚。蜜浸黄莲终必苦,强摘瓜果不能甜。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八月中秋白露,路上行人凄凉;小桥流水稻花香,日夜千思万想。心中不得宁静,清晨早念文章;十年寒苦在书房,方显才高智广。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值公平挨饿。生肖欲钱料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邀酒摧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小楼寂寞心宇月,也难如钩也难圆。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惹祸根苗,气是无烟火炮。无酒不成宴席,无色人类灭绝,无财寸步难行,无气反被人欺。

  马瘦毛长蹄子胖,老两口子睡热炕。 老头儿要在炕头上睡,老婆儿还偏不让,老头儿拿起·门棍,老婆抄起擀面杖,老两口乒登乓当打了个大天亮,炕也晾了个冰凉,谁也没摸着睡热炕。

  今儿好日子啊,立秋,贴秋膘儿的日子,今天中午特意吃了四两素炒饼,相信大伙儿也都贴了秋膘儿了。

  “有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个?”“坏消息是什么”“咱们迷路了,这地儿我不认识,而且我估计我们以后得靠吃牛粪过日子了”“好消息呢?”“牛粪有的是!!”

  于谦这人,好啊,无论为人处事还是台上业务,说实在的啊,呸!……不是,刚才嘴里进来一小虫子啊……尤其这个

  于谦相声界的大财主,想当年于谦的父亲王老先生!!!!!!!!!!!!!!!

  看的真真的,连漆皮掉了都看见了,过来了,过来了,打这以后,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这得管饭,4菜一汤。尖椒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鱼香肉丝,拍黄瓜,米饭管够~

  我们在曲艺团的时候考试我门门第一100分!不管说学逗唱全100没考老师也给写上100

  于谦不!他笨,总是30啊25啊的有一回努力!天天练功!练了有一个星期再一考17

  问算卦的怎么能考好呢?人告诉他:你考试之前吃一跟油条俩鸡蛋就能考100分

  前几年张一谋导演的歌剧:普兰多 要找四个说相声的各个都跟王先生似的穿大褂剔光头往那一站:辛苦辛苦!这不像话吧

  这位太有名了!男女老少没不认识他的!哎你叫什么来着?你别说啊!你说算骂街!

  马戏团耍狗熊教化什么了?十五个人骑一自行车教化什么了?京剧三岔口教化什么了?既然相声那么大能耐,我们收入怎么上不去呢?让相声教育人,那是灭绝人性!饶了相声吧!

  家里有钱,开一13开门的卡迪拉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好机器,德国进口的,“突突突突”,哦,三蹦子。一开起来,半个北京城冒黑烟,交警直冲您喊:“孙长老,收了神通吧。”

  台下观众和郭先生一起说了 三四次 这句话: 死去~~哈哈 当时 郭先生 很感动的和大家说谢谢呢 第三次大家一起说的时候 郭先生即兴和大家说:谢谢谢谢阿 以后我到哪儿都带着你们! 哈哈哈 郭先生辛苦走来真棒 观众们也很棒啊!

  《八扇屏》:“上联是‘风吹水面层层浪’,下联是什么?”“你死脑筋啊,不会复印一份贴那边。”

  《安得广厦千万间》:“我和一拆迁办的拍眼睛(似乎是口误)——拍桌子瞪眼睛。”“拍瞎了为止。”

  《学小曲》:“放烟花的时候为什么射不到天上的星星?因为星星会闪啊。”“这个问题太深奥了。”

  《学小曲》:“猴子最怕什么线?”“高压电线,别说猴子,这个我都怕。”“不对。最怕平行线,因为永远没有相交(香蕉)。”

  现在中国日本人挺多, 我挺讨厌日本人的。我住的地方就有不少日本人。其中有一对夫妻,别看日本人一般都不高 不过这对夫妻特高 属于日本人里特高的了,男的1.2米 女的1.1米。 他们还老玩高尚的运动,爱打高尔夫球,没事的时候俩人老拿根小棍 打小钢珠 打完了再捡去,这球打出去10米 俩人得半天才能捡回来,打的挺高兴的。有一天,坏了。

  打完了去找 发现把人家玻璃打碎了 隔着玻璃一看,里面有个古董花瓶也打碎了,他们那个小球就在旁边地上。俩人赶紧去敲门,看见里面有个男的,就说:对不起,我们打球不小心把玻璃和那个古董都打碎了,我们来赔礼道歉。那男的说了,不用赔礼道歉,我得谢谢你们两位。俩日本人不明白了,这怎么回事?

  那男的说了,我不是普通人,我是个神仙我一直在那个花瓶里呆着,今天你们把我救了,花瓶不碎我出不来。嗬,两口子高兴,对那神仙说,都说救了神仙能许愿,能帮助我们什么事吗?神仙说,行啊,你们有什么要求就提吧。那男的就说了,我想要中国的土地和资源,您看行吗?神仙说,行等你回家就有了。那女的又说了,我想要中国所有的黄金和珠宝。神仙说,行 回家以后就有黄金和珠宝了。这时候,神仙说了,我这神仙法力有限,我只能答应你们1人1个 我还得自己留1个,你们能满足我吗?这两口子说,没问题我们日本人最讲诚信的我们答应你,你说吧。神仙说,我在花瓶里1000年了,我今天看见你夫人很高兴,希望能不能和你的夫人一起在床上躺一会。日本男人很不高兴说,你得再加5元钱。神仙说好,你回家钱就在你床上。神仙领着这女的就进屋去了。这男的就在外面等着,等了2小时 门开了,神仙和那夫人都出来了,坐下休息,神仙抽烟说,你们多大岁数了?日本男的说,我们一样 都27了。神仙说,27还这么缺心眼,还相信世界上有神仙? 说完观众叫好。郭大师说,相声是劝人向善,但是做为演员,有义务宣传爱国主义精神。 ——梦中婚后面的小段

  “时光如细纱在手中溜走——书中暗表……”“嘿!你这好!你会儿徐志摩,一会儿单田芳”

  外边小雨,屋里中雨,外边大雨,屋里暴雨,有的时候雨实在太大了,全家人到院儿里背雨~~

  展开全部近日屡见众多相声听友发贴询问“噫”声叫好的来历,才得知原来这一习惯已经深入人心。且在聆听天桥乐演出录音时,经常听到现场观众以此调动气氛,抒发感情,郭德纲在舞台表演时也曾借用过,效果非常好。始觉有义务把这一“噫”式叫好的来历与诸位共享,对这一叫好方式正本清源一番,也顺便重温一下很多值得自珍的往昔回忆。

  兄弟今年已近三十四岁,自小(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经常出没于天津劝业场五楼,观看天津市实验曲艺团的相声大会,同时常随爷爷去和平文化馆(现名流茶馆楼上)听姜存瑞先生的评书,后来改由刘立福先生说《聊斋》,兄弟也有幸躬逢其盛。当时的剧场里,除了平常的鼓掌和笑声,还没有“噫”声叫好的出现。

  八十年代后期,天津兴起了一股曲艺复兴的热潮,名流茶馆成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出队和几个民间曲艺团体的演出场所,长寿园和大伙巷则由杨凤杰、康俊英等演员演出。逐渐地,刘洪元与廉月儒等老艺术家也应民间曲艺演出团体的邀请,轮流在各处巡演(其时,李ZHI鹏老先生尚未复出)。兄弟初入大学,闲暇时经常陪同父母到各处观看曲艺表演。当时的观众群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叫好的方式也是传承旧习,以“好!”和“嘿!”为主。九十年代初期,南市口上的中华茶园落成,成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出队的固定演出场所。一次,父亲的一位老友约父亲和我去中华茶园看曲艺,特别提到有一位观众有一种极其吸引人的叫好方式。此君极喜爱刘派京韵,因此叫好多集中在张秋萍老师的节目中。兄弟就是带着一种好奇去看的演出。前几场节目,观众的反应很热烈也正常。到了刘秀梅的单弦结束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嘹亮悦耳的“嘿噫!”声从后边传来,不禁令人一振!循声看去,叫好的人坐在后排的右侧,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先生,方面大眼,短分头,穿着非常普通规矩,说话声音也不大,一望而知是性格非常内敛的一个人。当天的演出是张秋萍老师攒底,非常吃功夫的《赵云截江》。果然,唱到最后的甩腔时,一声更加响亮的“嘿噫!”又响了起来。当张老师返场时,兄弟就格外注意那位先生的举动。偏巧当天的返场节目是非常要好的《风雨归舟》(是京韵中的,非岔曲的同名节目)。临近结尾时,只见那位先生闭目吸气,兜紧丹田,随着板一声响遏行云的“嘿噫!”冲口而出,尺寸极其精准,实在是太过瘾了。“嘿”字出口,满宫满调,尤其与众不同的是,收声归韵落在“i”上,拖腔很长,却越发响亮,实在是神完气足。自那以后,兄弟在陪父母看演出时,经常能够听到那声悦耳嘹亮的“嘿噫!”声,46007小鱼儿玄机1站http://www.70spj.com xxgao11-29 1 xxgao11-,过瘾但从无喧宾夺主,引人不快之感。一是由于此君嗓音清脆,正宫调的弦,二是因为他的叫好一听而知是方家所赏,全都叫在掯节上,非常令人有知音之感。关于这一点,凡是珍藏有当年张秋萍老师现场演出录音的朋友,都会在临近末尾时听到那一声喝彩,不妨自己鉴别评论一下。此外,此君全无哗众取宠的意思,永远坐在后排右侧,且一次演出中绝不多喊,点到即止,因此欣赏者众,却从没有抱怨的,有时甚至给人以不听不快之感。观众在台下甚至可以看出,有时就连张老师在台上都故意等着那一声知音的喝彩呢。可以说,兄弟之所以常去看市曲艺队的演出,除了对舞台上艺术的欣赏之外,实在也是有些欣赏那一声另类叫好的缘故。在我的回忆中,那一声“嘿噫”几乎已经成为茶馆回忆中的经典。说它经典,应该说不是谬赞。它确实具有“经典”必须具备的不可复制的特性。兄弟也曾亲耳听到有的人在茶园里模仿他的喝彩声,水平实在是不敢恭维。平心而论,那样的嗓音,那样的理解,还有那样的真诚,别人是很难兼备的。大家为了拖住后面的“噫”,就顾不得收声归韵,往往把前面的“嘿”声省略掉,变成了比较难以理解的“噫”了。所以我父亲曾经笑说,此君来听节目,定是事先在家喊过嗓子的。后来,随着我工作的繁忙,去园子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即便去听节目,也往往是以欣赏刘、阚、李、廉、张(伯扬)等老先生们的单弦为主,也就很少能听到那声峻拔悠扬的喝彩声了。听父亲和叔伯们讲,那位的叫好声逐渐少了,还戏说此君怕是“倒仓”了吧。兄弟想来,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加,嗓音、气力和激情都不复当年了。一晃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一次我陪李老先生和我师薛宝琨先生去中国大戏院观看“津门曲荟”的一场演出(或者是刘秀梅的单弦演唱专场,实在记不清了),在一段节目的结束时(似乎是刘的一段新作),居然又听到了久违的那一声“嘿噫”!听声辨位,他应该仍然坐在二楼的右侧。使我惊喜的是,喏大的中国大戏院,那一声彩声竟然依旧是贯满全场!当时我就想起我的祖父对我讲的,金少山在“中国”演出,一进场就觉得他在你耳边高唱的感觉。坐在观众席上,又没有麦克风等音响设备,这样的嗓音,似乎比金老也差不了许多。不过,自那一声以后,直到终场,就再也没有听到他再次喝彩。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见过他,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那种荡气回肠的“嘿噫”。

  几年前,兄弟重新拾起荒废已久的爱好,再次回到剧场茶馆,看“众友”相声队的相声大会时,才发现众多年轻的爱好者朋友依然继承着对那位不知名的听众的模仿。不过很可惜,喝彩声已经由当初的“嘿噫!”讹传为简单的长腔“噫!”了。

  去年十一月五日,再次去中国大戏院观看郭德纲相声演出,中场休息的时候,发现自己两次不自觉地抬起头,向二楼右侧的方向望去,听到的只有一片嘈杂。那个高亢激荡的喝彩声终于成为绝响,而那位已经从茶园里消失的普通听众,知道他的人应该也是寥寥无几了。

  八十年代后期,天津兴起了一股曲艺复兴的热潮,名流茶馆成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出队和几个民间曲艺团体的演出场所,长寿园和大伙巷则由杨凤杰、康俊英等演员演出。逐渐地,刘洪元与廉月儒等老艺术家也应民间曲艺演出团体的邀请,轮流在各处巡演(其时,李ZHI鹏老先生尚未复出)。兄弟初入大学,闲暇时经常陪同父母到各处观看曲艺表演。当时的观众群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叫好的方式也是传承旧习,以“好!”和“嘿!”为主。九十年代初期,南市口上的中华茶园落成,成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出队的固定演出场所。一次,父亲的一位老友约父亲和我去中华茶园看曲艺,特别提到有一位观众有一种极其吸引人的叫好方式。此君极喜爱刘派京韵,因此叫好多集中在张秋萍老师的节目中。兄弟就是带着一种好奇去看的演出。前几场节目,观众的反应很热烈也正常。到了刘秀梅的单弦结束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嘹亮悦耳的“嘿噫!”声从后边传来,不禁令人一振!循声看去,叫好的人坐在后排的右侧,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先生,方面大眼,短分头,穿着非常普通规矩,说话声音也不大,一望而知是性格非常内敛的一个人。当天的演出是张秋萍老师攒底,非常吃功夫的《赵云截江》。果然,唱到最后的甩腔时,一声更加响亮的“嘿噫!”又响了起来。当张老师返场时,兄弟就格外注意那位先生的举动。偏巧当天的返场节目是非常要好的《风雨归舟》(是京韵中的,非岔曲的同名节目)。临近结尾时,只见那位先生闭目吸气,兜紧丹田,随着板一声响遏行云的“嘿噫!”冲口而出,尺寸极其精准,实在是太过瘾了。“嘿”字出口,满宫满调,尤其与众不同的是,收声归韵落在“i”上,拖腔很长,却越发响亮,实在是神完气足。

  自那以后,兄弟在陪父母看演出时,经常能够听到那声悦耳嘹亮的“嘿噫!”声,过瘾但从无喧宾夺主,引人不快之感。一是由于此君嗓音清脆,正宫调的弦,二是因为他的叫好一听而知是方家所赏,全都叫在掯节上,非常令人有知音之感。关于这一点,凡是珍藏有当年张秋萍老师现场演出录音的朋友,都会在临近末尾时听到那一声喝彩,不妨自己鉴别评论一下。此外,此君全无哗众取宠的意思,永远坐在后排右侧,且一次演出中绝不多喊,点到即止,因此欣赏者众,却从没有抱怨的,有时甚至给人以不听不快之感。观众在台下甚至可以看出,有时就连张老师在台上都故意等着那一声知音的喝彩呢。可以说,兄弟之所以常去看市曲艺队的演出,除了对舞台上艺术的欣赏之外,实在也是有些欣赏那一声另类叫好的缘故。在我的回忆中,那一声“嘿噫”几乎已经成为茶馆回忆中的经典。

  展开全部郭德纲的太多了,“来的人不少啊,我很欣慰!”“你是愿意听啊,是愿意听啊还是愿听啊?我决不强求。”“我艺术家一个多礼拜了!”


心水论坛| 开奖结果| 香港九龙黄大仙路线| 高手坛| 白小组| 管家婆168| 金牛网678333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 财神爷心水| 黄大仙预测| 香港雷锋报彩图| 黄大仙精准出码| 一肖中特| 五味斋论坛| 天天好彩玄机图|